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三千八百八十八章 怒天之令

      张若尘神情错愕,念道:“元笙去了无常鬼城?”
    想了想,他将正在万佛阵中疗伤的小黑,强行召唤出来。
    在小黑还有些发懵的时候,张若尘从他体内抽取出一缕神魂,托在手心。
    神魂如雾,燃烧起来。
    火苗向无常鬼城的方向偏斜。
    以小黑的神魂印证了推算结果,张若尘自言自语:“我明白了!你和苍绝出发后,元笙其实一直跟在你们身后,她对你很不放心。”
    张若尘精神力虽然,发现了当时隐藏气息的小黑和苍绝,但,因为没有考虑过元笙会来地狱界,所以没有刻意探查和推算。
    其次,元笙属于元道族,可身体分解为天地规则。以她的修为,真想隐藏,天圆无缺也很难找到。
    小黑无语,道:“本皇的一半神魂都掌握在她手中,她有什么不放心的?”
    “她既然知道你和我的交情,那么,根本就不会凭借那一半神魂杀你。换言之,只要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你也就有恃无恐,随时可逃。”张若尘道。
    小黑愣住许久:“她怎么知道,我明白这个道理?实际上,本皇根本不明白。”
    “你是精神力神尊,谁会想到,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张若尘道。
    小黑和张若尘杠上了,道:“谁会想到你张若尘只是去了一趟黑暗之渊,就将太古生物的一族之皇都勾搭上?谁会想到?谁会想到?”
    “我们是经历生死的盟友关系。”张若尘道。
    小黑很气,觉得张若尘侮辱他的聪明才智,道:“你还说你和凤天是盟友关系!别以为本皇没有听到,先前你都喊她凤儿了!凤天竟然没有反驳,那可是凤天,号称死亡神尊和死亡主宰的存在。”
    “那是演给七十二品莲看的,以告诉她,我和凤天关系密切,同进同退,不可分化。”张若尘道。
    小黑切了一声:“你不如告诉七十二品莲,你和轩辕涟关系密切,情比金坚。你若死了,轩辕涟肯定会为你殉情。你猜,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会不会放过你?”
    张若尘怔住,对小黑是刮目相看,道:“下次,你可以考虑用这一招。但轩辕涟是不是七十二品莲的女儿,还不好说呢!”
    “关本皇什么事?七十二品莲根本就没有将本皇放在眼里。”
    小黑狠狠一跺脚,想到自己堂堂八十五阶的精神力强者,却连做七十二品莲敌人的资格都没有,更加生气了!
    忽的,张若尘问道:“袈裟呢?”
    “被你的那个族皇抢走了!”小黑冷声道。
    张若尘皱眉,道:“那可是毗那夜迦证道时穿的袈裟,你……宝物给你,你都守不住。”
    “还说我,你的火神铠甲还不是被她抢走了?别人是族皇,修为深不可测。”小黑目露狐疑之色,道:“火神铠甲真的是被抢走的?”
    张若尘道:“当然不是,是赠于她的。我和劫老能逃出黑暗之渊,她帮了大忙,总要补偿一二。”
    小黑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可是,火神铠甲之前你不是就已经送给了白衣谷的……”
    张若尘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道:“你伤势如何,可能随我走一趟无常鬼城?”
    小黑拍了拍胸膛,道:“本皇可是精神力神尊,这点伤势算什么?当然,你用摩犁尸祖的神魂炼制的神魂丹,若能给本皇几十颗,伤势应该可以恢复得更快。伤势恢复了,感应那位族皇身上的另一半神魂,才更容易。”
    小黑很清楚,张若尘带他去无常鬼城的原因。
    “不用你感应,我自会推算。”
    张若尘将一块带毛、带血的兽皮取出,扔给了他。
    “这是什么?”
    小黑本能的感应到这块兽皮很不简单。
    每一根兽毛的内部都是一座充满氤氲神气的小世界,沾在兽皮上的神血,每一滴都如一座血海,蕴含厚重血气和强横的精神意识。
    宝物。
    绝对是绝世奇珍。
    张若尘道:“摩犁尸祖的神魂,乃是始祖残魂,哪有那么容易炼制?神魂丹是没有了,但皮倒是有一块给你。”
    “这是摩犁尸祖的尸皮?”
    小黑在地上拨弄兽皮,很是惊诧。
    张若尘道:“一小块而已,将它披在身上。”
    “做什么?”小黑不解。
    “掩盖天机!我乃天圆无缺,可以完全掩盖自己的天机和气息,但你不行。属于摩犁尸祖的气息已被抹去,且,我在这块尸皮上刻画了许多符纹,现在它绝对算是一件瞒天过海的秘宝。”
    小黑摇头,嫌弃道:“我不!这是尸皮啊,将它批在身上,多不吉利?”
    张若尘道:“摩犁尸祖已经蜕变成了犼,不过我将其中的生命气息磨灭了,只保留下尸气。在地狱界,化身尸族,方便行事。”
    小黑依旧摇头。
    “还想不想找回你那一半神魂?”
    张若尘眼神变得严肃,斥声:“我会告诉你我伤得有多重吗?若不是为了你,我会不顾身上的伤势,现在就去寻元笙?”
    “你想没有想过,若是罗恸罗先找到元笙,将她镇压。到时候,你的那一半神魂,就落入她手中了!”
    “你可知罗恸罗和冰皇的恩怨?后果之严重,我不敢想象。”
    小黑眼神变了又变,道:“你说得有道理,此前无常鬼城遭到攻击,七十二品莲和罗恸罗是一起出手。刚才的交锋,只见七十二品莲却不见罗恸罗,的确很有问题。”
    “张若尘,本皇误会你了,本皇还以为你这么急着去找那位族皇……哎……”
    张若尘拍他的肩膀,道:“不用多说了,一切情义皆在无言中。相识这么多年,我怎么能忍心看着你去死?”
    小黑心中自是感动,眼神复杂又有一些自责,最终,果断将摩犁尸祖的尸皮穿在身上。
    “哗!”
    灰色死亡光华,在他身上闪烁。
    小黑化为了一只人高的犼,浑身散发尸气,似一尊尸族神灵。
    张若尘含笑点头,道:“且等我再布置一番,我们就出发。”
    张若尘这么急着去寻元笙,自然不止是欲帮小黑找回一半神魂那么简单。
    若十二石人诞生于大尊所在的时代,元笙做为一族之皇,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隐秘?
    十二石人联手能够挡住黑暗诡异的攻击,那么,必然可以对付七十二品莲。
    张若尘目前最担心的,除了命祖残魂,就是七十二品莲压下了枯死绝,再次寻来。必须在此之前,找到应对的办法。
    死亡阴影始终悬在头顶的感觉,实在太难受。
    张若尘在万佛阵的外围,布下一座掩盖天机的神阵,这才与小黑一起,沿着三途河前行。
    小黑不时看向张若尘,唉声叹息,心中很不是滋味。
    自己堂堂不死鸟,本该展翅高飞,遨游星海,好不容易从猫修炼成人形,现在又被迫四爪走路。
    张若尘道:“怎么?不情愿?要不再变一变?”
    “可以吗?”
    小黑露出喜色。
    张若尘调动精神力在小黑背上一拍,顿时,神光大作。
    小黑从一只犼,变成一头狼。
    “这算什么意思?张若尘,本皇可是精神力神尊。”
    小黑忍不下去了!
    张若尘摇身一变,化为怒天神尊的模样,一身白衣,面容俊伟,目光深沉而霸绝,两鬓及腰,自带一股慑人的怒威。
    小黑怔在当场,竟被慑得无法言语。
    “走,随本座进城走一遭。这潭水必须搅得足够的浑,才对我们更有利。”
    张若尘翻身骑到化身为“狼祖”的小黑背上,继而大摇大摆,行入鬼族九大鬼城之一的青风鬼城。
    在青风鬼城,“怒天神尊”见了鬼城之主青面鬼君,吩咐其派遣修士,帮忙寻找七十二品莲和命祖的踪迹。
    随后,“怒天神尊”又去了鬼族别的鬼城,和尸族的一些尸疆古城,下达相同的命令。
    虽然“怒天神尊”叮嘱过,此事保密,不可告诉外界幕后之人是他。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迅速传开。
    “怒天神尊到达三途河流域了,在寻找七十二品莲和命祖。”
    “消息靠谱吗?怒天神尊不是坐镇在黑暗之渊那边?”
    “青风鬼城城主告诉本神的,这能有假?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本神只和你说过,一旦传出去,鬼君那边很难和怒天神尊交代。”
    “命祖是什么意思?命祖残魂也归来了?”
    “你现在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好不好?传闻,当年大尊踏破命运神殿,就是在寻找残魂降临的命祖。此事乃是禁忌话题,我们自己谈论也就罢了,千万不要传出去,不然肯定会被裁决司找上门,毕竟不光彩。”
    ……
    消息在神灵中越传越广,很快传到世界树下的无常鬼城和地煞鬼城。
    鬼主大惊:“怒天神尊来了?”
    “极有可能是真的!”
    鬼主长子“云”,又道:“根据三大鬼城传来的消息,有大神级人物,亲眼见到怒天神尊和狼祖。而且,根据怒天神尊这一路的路线分析,其一路向东,目的地应该是我们这边。”
    鬼主坐在白骨神座上,脸色变换不定,不知在思考什么。
    云想了想,道:“不过,有一点很可疑。七十二品莲和命祖何等强横的存在,怒天神尊发动无量之下的修士去寻找,能有用?”
    “不懂,就不要瞎揣度。”
    鬼主抬手示意云不要继续讲下去,眼中充满睿智的光芒,极其严肃的道:“你根本不懂诸天的智慧!若是七十二品莲和命祖隐藏起来,别说天尊级,就算是当世半祖也很难将他们找到。”
    “但,只要七十二品莲和命祖在三途河流域,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任何反常,任何细微,都可能是找到他们的关键。”
    “千万不要低估任何一个修士,三途河流域的万亿亿亡灵,就是一张网。怒天神尊发动的修士越多,这张网就越密集。”
    云露出恍然之色,道:“我明白了!风过无痕,但叶落、沙移、水纹、云动,皆是它留下的痕迹,也是找到七十二品莲和命祖的线索。”
    鬼主道:“我估摸着,凤天、帝尘、虚天,已经到了黑暗之渊,所以怒天神尊才能抽身赶过来。之前爆发的战斗波动,虽没有气息外散,但,很有可能就是怒天神尊和七十二品莲、命祖在交锋。真是一个动荡的大时代!”
    “这场变故,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云问道。
    鬼主再三斟酌,道:“这是巨擘斗法,能不掺和,还是莫要掺和。不过,怒天神尊若来地煞鬼城,肯定会向本座下令,到时候就难办了!殿主结束闭关,走出了始祖界,做为弟子本座正要去拜见,顺便倒是可以请教一番,他老人家或有高招。”
    “师祖出关,地煞鬼城的地位必将显着提升。”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