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842章 高速有戏

      在何处生产的事,就这么初步定下来了。
    蔡静波又想起一个事情,问道:“孩子,以后叫什么名字想好了嘛?”肖静宇摇摇头道:“我们俩一直没有凑在一起过,还来不及想。”萧峥道:“要不请陆书记和陆夫人帮助想一个名字吧?”蔡静波笑着道:“我的文化水平有限,怕取不好,要么让在行取。”
    陆在行摇摇头道:“这个不行,名字代表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萧峥和静宇的水平都很高,还是你们为人父母的好好想想吧,反正还有时间呢。”
    萧荣荣这个时候插话道:“依我看呀,名字没什么重要的。叫阿猫、阿狗,反而容易养活。”费青妹不高兴地道:“喝了点酒,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名字不重要,你为什么叫萧荣荣?而不是叫萧阿狗、萧阿猫?”众人都笑了起来。萧荣荣就是见老婆怕,便不敢再说,转移话题道:“来,我们干了这一杯。”
    众人就将杯子里的酒给喝了,便离开了桌子。保姆和费青妹一起收拾桌子,萧荣荣陪同大家在客厅坐了一坐。看时间也十点多了,陆书记和他夫人还没入住酒店呢,萧峥就建议先回酒店了。陆在行和陆夫人站起来,跟萧荣荣和费青妹告辞,说明天再见了。
    几个人下楼,车子只有一辆,一下子坐不下。肖静宇就让李海燕带着陆书记、陆夫人先去办理入住,她和萧峥慢慢走过去。蔡静波问道:“你现在挺着个大肚子,走过去好不好?”肖静宇道:“我的保健医生,还是鼓励我多活动一下的。吃过东西走一走比较好。”
    “我和静波本来也想陪你们一起走路。可今天在镜州就不太方便了。”陆在行道,“那我们就等会在酒店见吧。”陆在行是省·委副书记,这次是私人出行,没有惊动地方,否则市委书记、市长都要出来陪同。也因此,陆在行也不想让人看到。
    等李海燕陪同陆在行、蔡静波先坐车去了酒店,萧峥和肖静宇,在秘书任永乐的陪同下,一起朝凤凰酒店步行而去。初秋的晚上,地气还是热的,空气之中虽然有微风,但是并不冷。萧峥见微风撩起肖静宇脸侧一丝秀发,心头的喜爱之情难以言表。他轻轻拢着肖静宇的肩膀,两人靠得很近地往前走。
    肖静宇靠近萧峥走了一会儿,忽然对萧峥说:“永乐还在后面呢。”萧峥也注意形象,稍稍放开了肖静宇。
    这个时候,肖静宇忽而问身后的任永乐:“永乐,你有女朋友了吗?”夜晚的人行道还是相当的清净,任永乐听到萧峥的问题,上前一步,回答道:“报告肖书记,我有喜欢的女孩子,可是人家还小,大学还没读完。我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
    任永乐是西北大山里的孩子,为人诚恳、直爽。尽管在体制内这几年,也见识到了需要多长个心眼。可在萧峥、肖静宇面前他还是毫无保留的。
    肖静宇一愣,朝萧峥看了一眼。这是什么情况?任永乐怎么着,也有二十七八了吧?怎么却去找一个大**子,身为县委书记的秘书,恐怕不合适吧?
    萧峥马上解释道:“静宇,我知道永乐喜欢的女孩子,叫候小静。永乐,我没说错吧?”任永乐很坦诚地道:“是,萧书记。”在感情方面,萧峥还从来没有这么问过他,没想到任永乐也毫不藏私,坦白的承认了。萧峥点头,又对肖静宇道:“静宇,候小静,是我们宝源县老党员候元宽老同志的孙女。候元宽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守护红旗山上的革命遗址,候小静从小就跟爷爷住在一起,当时永乐在乡里工作,给了他们很多帮助。他们不能说是青梅竹马,但却是一起苦过来的,我相信他们的感情。虽然,小静还没有大学毕业,但心里肯定已经有永乐了。”
    “哦,原来是这样!”肖静宇对这段故事也颇为感动,“这样也挺好。”肖静宇本想把李海燕介绍给任永乐。李海燕的为人和能力,自不必说;她看到任永乐,也是挺不错的小伙子,人正气、精神状态积极向上,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品质。只是,任永乐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孩子,这就另当别论了。
    三人继续往前走。这时候,在马路对面的车道,一辆红色奥车行驶过去。开车的人是陈光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是陈虹。这两天,陈光明的职务虽然没有被免去,可他已经摆准了心态,将相关的工作能放下的就暂时放下了。相反,他更加关心女儿陈虹。
    陈光明和老婆孙文敏都相当地了解女儿,知道她的要强,就怕她还不甘心,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晚上就算陈虹加班或者应酬,陈光明都会去接她回家。今天,陈虹是有个小应酬,在凤凰山北边的一个小饭馆,晚饭之后,陈光明的车子就已经等在酒店的门口,接上陈虹一起回家。
    没想到就在经过凤凰酒店山前路的时候,瞥见马路对面的,竟然正是市委副书记肖静宇、宝源县委书记萧峥,还有一个陈光明不认识的小伙子,或许应该是肖静宇、萧峥的熟人或者萧峥的秘书。
    陈光明心里有点好奇,但他一想到陈虹要是看到恐怕就会悲从中来,赶忙收回了目光,还下意识地朝陈虹瞧了一眼,心里希望,陈虹最好是没有看到。没想到,这会儿陈虹也正在瞧着自己,还问道:“怎么了?”
    “这个……”陈光明马上道,“没什么、没什么。”他当然不希望女儿看到萧峥和肖静宇。他们甜甜蜜蜜的样子,就更显得陈虹孤独寂寥了!然而,陈虹却朝陈光明道:“爸爸,我看到了,马路对面是肖静宇和萧峥。”陈光明怔了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道:“哦,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不用管,我们回家。”
    车子往前开去,陈光明甚至下意识地加快了油门。然而,陈虹的目光却始终粘在马路对面的萧峥和肖静宇身上。直到车子开过了太远,又拐了个弯,完全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陈光明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道,刚才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呢,要是走另外一条路,陈虹就不会看到萧峥和肖静宇了。这次,萧峥肯定是从宁甘回来探亲的。要是陈虹没看到,也就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候,陈虹忽然对陈光明道:“老爸,你和老妈上次不是说过,要给我相亲吗?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安排起来。”听到这话,陈光明心里一喜。刚才看到萧峥和肖静宇相拥而行,女儿应该是受到了刺激,但也死心了吧,所以主动要求父母给她安排相亲了!这是好事啊!
    他马上道:“没问题。我和你妈商量一下,马上给你安排。”陈虹道:“尽快吧。”
    陈虹想起上次和组织部长江鹏鹏去肖静宇办公室,江鹏鹏说陈虹的个人问题还没解决,担心更高的岗位会让陈虹没有时间谈对象。毫无疑问,江鹏鹏是希望陈虹表个态,让肖静宇放心。既然,江鹏鹏和肖静宇都需要她陈虹看上去已经在谈对象了,那她就做给他们看。陈虹的目的很明确,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提拔,她还是要争取的。在政坛上,只要你还没有出局,就有希望。因为形势是风云际会、千变万化的!
    萧峥和肖静宇回到酒店,李海燕已经将陆书记和陆夫人安排到了房间休息,李海燕还将一枚门卡交给了任永乐。
    肖静宇对萧峥说:“我们一起去看看陆书记和陆夫人吧,看他们是不是住得舒服?”萧峥点头说:“好。”
    几个人一起到了陆在行和蔡静波所住的套间,还是挺舒适宽敞的,外边还有一个阳台。陆在行对萧峥说:“有没有空,我们到阳台坐坐,聊几句?”这个房间的外面,是敞开式阳台。蔡静波一听,便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也让萧峥和静宇去休息吧。他们有半年多没见了。”“这个……”陆在行也不好意思了,“那我们明天……”
    肖静宇却道:“陆书记,没关系,你们先聊一会儿吧。我回去也要洗漱。我就先回去了。”陆在行道:“那好,我和萧峥也长话短说。”
    于是,李海燕就陪同肖静宇先去房间了,等陆在行和萧峥到了阳台上,蔡静波也关上了房门,进里面房间沐浴去了。
    陆在行和萧峥在椅子上坐下来,弯月在云层中穿梭。陆在行道:“萧峥,预计宝源县还有多久能脱贫?”陆在行也是开门见山,一点都不绕弯子。
    这个问题,萧峥心里有数,他道:“宝源县,接下去三件事情一开动,脱贫肯定是没问题,致富也近在眼前,一是高速、二是水库、三是扫黑除恶。”陆在行听后道:“这三件都是大事,前两件需要钱;后一件需要人,不仅要有可用的人,上面还得有替你说话的人。”陆在行一开口,就点中了事情的要害。萧峥道:“我都在想办法推动。上次省·委姜魁刚书记,召开了脱贫攻坚座谈会,这三个事情,我本来都想在会上提出来,可被我们西海头陈青山书记阻止了,他说我在提任副厅的节骨眼上,希望我先不要提,平稳过渡下,等职务解决了再提。”
    陆在行若有所思,随后点头道:“陈青山同志说的是对的。更高的平台,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先把职务解决了。此外,关于建设高速公路的问题,你现在有没有头绪了?”萧峥摇摇头道:“暂时还没有呢。”
    陆在行又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帮助出主意,随后眼睛微微发亮,道:“萧峥,我给你出个主意。咱们国家的高速公路建设,长期以来,采用的是‘贷款修路、收费还款’或者BOT模式。我相信这点,你也是清楚的。但,这其中的难点是,要让审批部门、银行或者私人投资者,看到修这条高速的必要性。也就是说,你这个地方要么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或者特色产业,高速可以带动开发和发展;要么有丰富的自然旅游资源,可以把众多的客人带进来,这样投资者也能尽快靠车流回本。你想想看,宝源有哪些优势?只要符合这些条件,恐怕这高速就有希望建起来了。”
    陆在行这一指点,让萧峥眼前为之一亮,有种茅塞顿开之感。“陆书记,不瞒你说,咱们宝源,这两样都有!”陆在行笑笑,在萧峥的肩膀上拍了下,道:“那你想要的高速,就有机会建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