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1798章 这里面水很浑很深!

      放下电话邓华看向王孝成,后者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有问题有大问题。小邓同志看人很准的,看他猥猥琐琐的样子就不像个好东西,其实邓某人先入为主,咋看姓王的都不像好人,话又说回来,王孝成干的那些也真不是人事。
    这家伙仗恃王家在清远市的底蕴,一向欺男霸女不干好事,想想当初连一个大院长大的姐姐王玲玉都欺负,一起长大的光腚娃娃都坑,足见他的品性如何。今儿遇见邓某人真的算是他倒霉,见邓某人的目光扫过来顿时更猥琐了!
    偏偏的有躲不过去,不管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还是市委副秘书长,人家都是堂堂的上级领导,在他面前底气十足。王孝成脸憋的跟紫茄子色一样,期期艾艾道:“咳咳!这是上面收紧政策,和区政府无关!”
    城北区政府副区长宋振一个劲擦汗,那帮教师太不识抬举,区里面已经说尽好话,偏偏的还敢来闹事。早知今日就不如直接让区分局把这帮家伙关起来了,现在被市委领导当面遇上,这不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眼前的邓副秘书长不只是比他宋振大一级的问题,人家正处级不假,却是实打实的市委领导啊,宋振感觉自己的心泡在了苦瓜汁里面:“是是是!一方面政策收紧,还有的是历史原因,我们也想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说来听听!”邓华面无表情看着宋振表演,政策收紧和历史原因一向是某些官员欺上瞒下的借口,今儿居然想要在自己面前卖弄,真把小邓同志当成何不食肉糜的昏君了,“先那些代课教师怎么解决的?”
    宋副区长从来没想过分管教育这么麻烦:“对那些没有资格的老教师,我们提出按照工龄做出补偿,从开始补课到下岗每年按照三百块钱,也就是按照现在的年薪补偿。只是有些人拿不出文件证明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所以这个补偿方案落实比较困难,我们还是要寻求公平的。”
    年薪三百?邓华感觉一股火在往上撞,这已经是2oo1年年末,民办教师的年薪居然只有三百块!区委领导的年薪已经过两万了,这还只是明面上工资单呈现的东西,事实上政府部门领导各种灰色收入不断。
    不用说区委领导,就是各乡镇领导年收入也是三百块的百倍不止,一边自己领着高额年薪享受国家的各种福利,一边坐在办公室享受虽好的办公条件,却在民办教师身上抠搜省每一分钱,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换做是从前早就打人了!邓华深吸一口气:“好一个寻求公平!大学生村官转岗教师怎么说?当初为什么转岗?转岗后为什么不给他们考证的机会?既然是大学生,考教师资格证不会太难吧?如果都不允许考证也就罢了,转岗公务员的怎么说?”
    这个不好解释了,毕竟那些转岗公务员的一个个都有根都有靠,否则也不可能顺顺利利转岗公务员,那可不是事业编或者待岗的,而是正规有行政编制的公务员。
    王孝成的脸色由紫变白,他知道今儿是躲不过去了,身为党群副书记,一向逍遥自在收受钱财的家伙,忽然现人事问题不是人干的!分管教育的宋振副区长更难堪,本来他是要安抚为主的,可是区委区政府不肯掏钱,结果闹到了这里。
    “还有那些因故脱岗时间过长的,到底都是因为什么原因?”邓华看向城北区政府教育局长方桐,这位脸色比大号出不来还难看,“或者说你根本不了解具体情况?”
    怎么可能不了解情况?方桐擦一把汗,其实门卫这边有点阴冷,大冬天的只有十来度。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居然汗流浃背:“是这么个情况,有两个女教师生产前后耽误一个学期,三个教师因病长期无法上岗……”
    “长期是多久?”
    见邓华脸色越来越难看,门卫室内几个干部都噤若寒蝉,最闹心的无疑是王孝成。前不久刚被邓某人揍一顿,他看见邓华就有心理阴影,偏偏的今儿这事还让他遇上了,简直是冤孽!
    说实话,清远市王孝成最怕的就是邓某人,这家伙不按牌理出牌,动辄就暴力相向。想当年王公子也喜欢暴力相向,甚至喜欢欺压良民,当初王玲玉差点被他那啥,而王玲玉和他这个王家还有点沾亲带故呢。
    很显然这帮官僚屁股都没擦干净,邓华看向王孝成:“王副书记把这件事写一份材料,包括每一位教师的详细情况,包括你们处理的手法和取得的效果,包括被几位老师提到的那些转岗人员,包括他们提到的吃空饷干部。不要想着蒙混过关,有一个虚假情况上报,唯你是问!能不能做到?”
    一声断喝吓的王孝成浑身哆嗦:“请邓副秘书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相信王孝成不敢欺瞒,邓华看向其他人:“现在和王副书记出去,跟教师们说说你们会在一周内解决问题,做不到全部引咎辞职!怎么?不敢说?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官帽子?你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官帽子,想没想过外面那些人所求的不过是生存权?王孝成带着他们出去,不能把教师们劝退,你们就递交辞呈吧!”
    说完话,邓华从门卫室后门走出去进入市委大院,难怪市委大院各处都是门,一个门卫室前门后门三四个,感情是防止被人堵住的。邓华不禁为外面的教师感到悲哀,很显然这里面的谁很深,可以吃空饷、可以转岗公务员的,脚趾头都能想到是什么样的背景。
    换一个人遇到这种事,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避开绝对不会趟这趟浑水,可是邓华不可能视而不见!老天爷让自己重生,不是享受生活的,是要让自己干点人事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邓华还是给岳父打个电话:“爸爸,麻烦您把那些教师的资料给我准备一份,晚上我去取!”
    “你确定要插手?”别看上位市教育局副局长多年,孙敏文骨子里还是那个谨小慎微的小学校长,“这里面水很浑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