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怎么?看到白夜就开始心动,我伺候你不够舒

      周若快去了,不单单是下面收缩得厉害,整个身子也跟着抖动起来。
    浓密的睫毛簌簌抖动,小嘴都合不拢,被他的手指搅动得津液控制不住往外流出来。
    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手机里面的白夜,他似乎在一个隐蔽的位置,下面也被他用手握住,跟他们来了一个实时同步。
    白昼瞧她的目光在手机身上,心里开始不高兴起来,凑上前去轻咬她的耳尖,肉着她的双乳,不悦的哼了几声。
    “怎么?看到白夜就开始心动,我伺候你不够舒服?”
    他的手渐渐往下,一点点肉着因为自己分身进入小腹隆起的一个小点,往那一处按了按,“你看,我都插到这里了,难道还不够满足你?”
    每次他做的时候有技巧又有节奏,还会照顾到周若的情绪不让她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除了每次都要说一点露骨的措辞还要她给自己回应,周若还是觉得跟白昼在这方面契合度挺高的。
    至少每一次高潮都很舒服,他总能让自己一遍又一遍上到另一个高潮,直至精疲力尽,整个人动都没有力气。
    抽插每一次都是温柔而有力,每一次插入都引得周若舒服得哼哼几声,身上都沁出了薄薄的细汗。
    这能叫不够满足,那什么还叫满足?
    知道他又在吃自己弟弟的醋,周若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慢慢让自己转身面对他,手摸着他的胸膛求饶起来。
    嘴里的手指被抽走,周若整个人攀上去,去亲白昼的唇,又低头去亲他的脖子,亲脖子上的喉结,然后慢慢往下,去亲他胸前的两点朱果。
    这样乖巧的模样倒是少见,不得不说他被取悦到,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腿夹在他的腰上,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往后面的玻璃撞去。
    “啊啊~~我好慌,你别这样撞我……”
    这里可是二十五层的高楼,周若原本以为自己没有恐高症,现在心里无比惶恐,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可能破窗而出,把他缠得更紧了。
    “嗯?那我戳进去好不好?进去亲亲若若里面的小嘴好不好?”
    白昼肉着她的屁股,耐心哄着她让自己进去。
    龟头就在周若腹部里面的子宫口试探,每一次就在边缘碾着,乞求她给自己射进去。
    周若被缠得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害怕自己被他撞到玻璃上,慌张的点头,往后面指了指。
    “去里面,我不要在窗边好不好……”
    她急眼泪都被吓出来,整个人悬在白昼的身上,什么都依他,只要他不让自己在玻璃幕墙边上就行。
    人都要慌死了,顾不了那么多。
    白昼不徐不疾的缓慢抽送起来,每次路过敏感点的时候还要更慢一点,用自己分身不停的碾压一边才肯罢休。
    温热的花穴被弄出更多的花蜜,甚至把他的裤子都弄湿,比之前的水痕更加的清晰,周围都是他们身上散发的淫靡之味。
    听到她说可以,白昼的心情被哄得舒舒服服的,把她抱到自己的老板位上,让她用女上的姿势,把她抱坐在自己身上继续抽插起来。
    周若不喜欢自己动,她催促白昼自己撞他,整个人松懈下来就忘记了之前的担忧,媚叫也开始从嘴边溢出,在他的耳边哼哼唧唧起来。
    说的话很软又很媚,整个人钻在他的怀里,舒服得把他的脖子咬了又咬。
    白昼也被她弄得忍不住闷哼好几声,他叫得很轻,急促的呼吸被刻意压抑又无法抑制,从鼻腔里面泄出的轻微的气流响动,混搭胯下抽插的那种黏腻得水声,整个场面淫乱得很微妙。
    这一幕白夜看不到,只有周若听到他这样勾引的哼声,令她心头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下面又开始瘙痒起来,酥麻感不断冲击她的大脑,被他操到了高潮。
    她要去了。
    白昼知道周若的极限,趁着她迷迷糊糊的时候,把她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捞起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狠狠的把自己抽插进去。
    在她最敏感的时候把巨棒用力一顶到她的花心深处,塞到子宫口里面,把自己对她的爱意射到里面。
    一股又一股的浓精把周若烫到,最深处都被填满,整个人在他怀里挣扎抽搐起来,咬着他的手臂流着泪。
    大坏蛋!
    她心里暗暗骂了白昼一句,却因为太过舒服整个人脸上都是笑着的。
    被弄到这样,整个人都是软的,更别说高潮的余温还没有散尽,周若小口小口吞咽着空气,努力恢复一丝清明。
    白昼不想这样放过她,下面那一处舍不得抽出来,半软的性器还在里面慢慢抽插起来,扣着她的脑袋开始吻了上去。
    就是一个深吻,让下面慢慢有了感觉,周若感觉到里面的家伙慢慢变大,又把她下面撑得满满的。
    “你流氓!怎么还要?”
    她都被弄成这样了,怎么白昼还是不肯放过她?
    周若想哭,整个人都没有别的力气跟他抗衡,小脸呜咽几句,想在他身边撒娇求放过。
    白昼把她抱起来,哄着她的时候已经开始抽插起来,咬着她下面的r,一点点把她的汗舔干净。
    “若若,放松下来,别夹着老公太紧。”
    学霸的学习能力不是盖的,从前就知道什么姿势能让她舒服,更别说现在是有心取悦,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还主动低头下去给她舔。
    原本射了一次,下面还有他的白灼,都被他一点点用舌头弄出来,把她弄得又去了一次。
    阴蒂被他舔的整个凸起,白昼用舌尖把它肉到里面,来回试探乐此不疲,把周若的快感接二连三侵袭大脑,爽到忍不住失禁,整个人都麻掉,不停在他的怀里打颤。
    “呜呜……嗯哼……嗯哈……”周若喊的都不知道要喊什么,停下来是不可能的,她爽到都没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像是在云端一样,全身都是软绵绵的。
    白昼把她弄得欲仙欲死,爽到她差点没了意识小云晕了一下,又被弄到高潮醒了过来,潮喷了一次。
    从办公桌到沙发,最后把她抱到里面的休息室里面又要了一次。
    ——
    啊!有的时候觉得的自己数据很差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文笔太差了,故事也写的不好,让人喜欢不起来。
    每次这样想大家都会安慰我一下,作者本人会伤心一点,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