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15章过往

      周词第2天1000米预赛是10:15分,林诉有自己的比赛不在,篮球队只有唐朝浩和韦玮在侧。两边跑道围满了人,孟雨看了一圈参赛的,跑道最里是陆盛,周词在中间跑道。
    “分外眼红啊分外眼红。”赵佩佩挽着孟雨独自吃瓜的心情汹涌澎湃。
    周词朝孟雨摇手,她站过去了一点,周词说:“脚才好,到终点等,不要陪跑。”孟雨乖巧地点头。
    叁中的塑胶跑道一圈足有800米,终点距离起跑点只隔了200米。
    关思明从终点方向冲过来过来揽孟雨的肩:“走走走我们去终点。”
    周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关思明,他立即心领神会放开孟雨:“佩佩和小雨去终点,我陪跑。”
    周词满意地点头。
    赵佩佩拉着她往终点走的时候悄声说:“你们两…”
    孟雨立即捂住她的嘴:“你不要闹得大家都知道。”
    赵佩佩满口答应:“我知道我知道。”她抱着孟雨的手臂:“快跟我说说,到哪一步了亲嘴了没?。”
    全垒打了。孟雨在心里回答。
    还有五分钟开赛,孟雨站在终点往后看,左非常刚从前边舞台左侧广播台下来,应该是才送完激励稿,他轻笑着说:“你不用紧张,再大的比赛他都参加过。”
    孟雨摸摸鼻子正要说话,后边围上来一个高挑漂亮的女生捂住左非常的眼睛:“左非常,猜猜我是谁?”
    “陈霏你幼稚不幼稚?”左非常把她手掰下来退了两步:“别惹我。”
    陈霏很高。看着有一米七五,但是人很瘦,典型的A4腰,细长腿,比例近乎完美,乌黑飘逸的长直发,略带英气的五官,简直可以让不少女生大呼弯掉。她挑着眉视线从孟雨落到左非常身上:“你没比赛吗?”
    “下午400和800接力赛。”
    “你们南艺也只能博团队奖了。”
    “谁跟你们八中比体育。”
    陈霏轻笑两声:“比成绩你们也比不过呀。”
    左非常无语。这妞怼人怼习惯了,懒得跟她计较。“来看周词?”
    陈霏仰着下巴看向远处,“谁看他阿,闷葫芦一个。”
    左非常捏着孟雨的肩头,推她到陈霏面前:“那是,公主稀罕过谁?”
    陈霏点头皱了皱眉:“挺漂亮的,可惜看不上你。”
    孟雨正要开口反驳,左非常一手捂住她的嘴:“呵,你不可惜,你看上闷葫芦。”
    孟雨和陈霏齐刷刷瞪着他。
    左非常被陈霏踢得落荒而逃。她气定神闲地站回跑道对面,意味深长地看着孟雨的脸。孟雨被
    看得避无可避,脸抵着赵佩佩的肩膀哭道:“她怎么还看我?”
    赵佩佩不喜欢陈霏,第一眼就不喜欢。
    她替孟雨瞪回去,一边拍着孟雨的肩说:“嫉妒你漂亮呗。”
    孟雨说:“她长这样还用得着嫉妒我吗?”
    赵佩佩义正严词的说:“我拜托你,正视你的美貌好吗,别不自信了!你这张脸也就是没出道,要不在娱乐圈都是能杀出血路的。”
    “抬头抬头,周词他们过来了。”赵佩佩提醒。
    周词跑得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毕现。
    关思明也沿着内圈草坪跑过来,嘴里喊着7班加油加油。7班参赛的是班长姚志亦。赵佩佩大声喊了一句:“班长加油!”完全掩盖了孟雨的:“周词加油。”
    姚志亦如打鸡血。孟雨居然,给他加油。
    第二圈冲终点最先跑来的是周词。赵佩佩把孟雨推了出去,她站在终点举着娃哈哈微微张开双臂,下一秒被筋疲力竭的周词撞得几要摔倒,周词呼呼喘着气,跟某些时候的喘息相比又有不同。
    孟雨看了一圈跑道边上的学生,脸色的眼神都变成意味不明的暧昧。孟雨被周词的体重压得喘不过气:“喝…喝水。”
    这场地下情像雨后春笋破土而出。
    周词接了水放开她,拧开了往头上浇。孟雨被他甩开的水溅到眯着眼:“哎呀!”周词不管她要抱怨,扯着她的手腕走开。
    至此,叁年级里,周词和孟雨两个名字捆在一起传开。
    赵佩佩睨着一旁云淡风轻的陈霏,得意得像只骄傲的孔雀。
    周词去林诉的1500赛点站岗不到两分钟,许栩发微信让孟雨送卫生巾到综合楼洗手间去。
    孟雨原想让赵佩佩一起,可7班大本营没剩几个人,1500项目一直没有稿子出来,赵柳把佩佩拉了回去。
    综合楼离着不远,她跟周词打了个招呼便走。综合楼一、二楼的实验室清空了,分别设成南艺和八中各四间男女分开的临时休息室。经过南艺的休息室时有人从里头叫住孟雨。
    孟雨从窗外看过去,叫她的是个男生。面若白玉,眼窝深陷,给人一种深邃感,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好像电视里常见的纨绔子弟。
    她皱了皱眉,快步要走,男生却俯身从窗边伸手出来拽住她的手臂。“除非我想放,凭你的力气,你是挣不开的。”
    孟雨气急败坏的甩着手:“你干嘛!放开!”
    这时突然后面传来陈霏声音:“林佑,你有病吧?”孟雨回头看,陈霏正双手插兜眼神凌厉地看向林佑。
    “对啊,我有病,你不一直知道嘛。”
    陈霏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发簪笑了笑:“你说这个簪子扎神经病,疼不疼?”
    林佑几乎是立刻就放开了孟雨,陈霏伸手把她拉到身后:“去找周词。”
    林佑笑了两声:“呵呵,找周词…他不也是有病吗?”
    孟雨把迈开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她看着林佑故作调笑的眼神问:“你什么意思?”
    陈霏看她的神情,显然孟雨什么都不知道,她说:“我劝你不要听。”
    林佑拔高了声音:“怎么,怕她知道这些秘密,像你一样马不停蹄抛弃周词?”
    “林佑!我警告——”
    孟雨越过陈霏抓住林佑的领子:“你说,我听。”
    陈霏还想说什么,孟雨抬手示意她不用,眼角泛着泪光坚定的对林佑说:“如果我一直不知道,你就会觉得,这是周词不可告人的不堪之处,借此威胁弄脏他,我听听看,你说的能让我会怎么办?”
    “他没告诉过你吗?他有病阿。”
    “你撒谎!”周词成绩优异,体能过人,一直以来就是天之骄子的样子。
    “你以为他是什么了不得的人,他爸爸贪污受贿包庇情妇,妈妈是个精神病,而他自己年幼时饱受虐待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精神病!”
    孟雨闻言心痛难忍,立时就咬着牙泪流满面。
    林佑挣开了孟雨的手站起来,定睛瞧着陈霏身后,左非常来了。
    “又是你这个狗B东西!”左非常把两个女生挤开站到窗边,高大的身影几乎挡住了林佑:“你他妈追到叁中来犯贱?”
    林佑突然生气起来,面目狰狞的捶打左非常:“来啊!左非常!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左非常从窗户跳了进去,正要厮打起来,孟雨哭着也跳进去拉着左非常的胳膊:“左非常,放开他!”
    左非常有些烦孟雨的良善心,他早就想打林佑了,箭在弦上,孟雨却哭着让他不要打。
    他还抓着林佑的领子正要松开,又听见孟雨恨恨地说:“放学了打,这有监控。”
    孟雨给许栩送完了卫生巾回来一直闷闷不乐,她躺在大本营的桌子上望向不远处800米决赛区当吹哨员的周词。
    这么好的周词,小时候吃了这么多苦。
    上午的比赛项目全线结束时已临近12点,人潮往教学楼流,周词在草坪上收拾物料,突然被人从后面死死抱住腰身。
    孟雨的眼泪混着他的汗水,很快后背湿了一片。
    周词低头看她的交缠的手,摸了摸轻声问:“怎么了?”
    孟雨把手松开从他腰侧摸到背上,偶尔有凸起的伤疤被她摸到,她哭得更凶。
    周词的身上她因为害羞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现在摸来只觉得指尖都疼得发颤。
    周词隐隐察觉她的不对,也有些猜到她哭的缘由,蹲下来把人背了起来人群逆流走,孟雨仍在哭,哭得他五脏俱损般难受,等人哭累了趴在背上抽噎,他摸着她的细白小腿,轻声问:“从谁那里听来的?”
    “林佑。”
    “他就是皮痒。”
    “那他说的是真的吗?”
    “他都说了什么?”
    “他说你是…”
    “精神病?”周词把她放在舞台边沿坐下,仰头看着她:“过去是。”
    周词额头抵着她的锁骨继续说:“我爸叫周盛文,我妈从怀孕后周盛文就在外面包养情妇,我妈  因为他对婚姻的不忠和冷漠,得了精神分裂,就是他们说的精神病,对我时有虐待,这些伤也是那时候留下的。过了几年,周盛文从彭市调职庆城升官,林佑他妈林珍就携子上门逼我妈同意离婚,争执之中林珍被弄瞎了眼睛,我妈因愧自杀。这桩自杀案牵出周盛文贪污腐败滥用职权诸多罪名,后来周盛文狱中自杀。直到9岁时,姑姑留学归国,我的心理创伤经过专业治疗后,一直到13岁便渐渐好了。”
    精神分裂,虐待,被抛弃,自杀,下狱。他说得平铺直叙云淡风轻,好像在说与他无关之事。
    孟雨却更觉得心脏像被人捣碎了一样。
    周词没说完的是“周芳没归国时,周盛文名下的房产,被法院查封,年仅8岁的被周词无处可去,被原来的家政阿姨秦悦收留,彼时周词自闭孤僻,暴躁易怒,时有自残。很多时候他会梦游,模仿他母亲姜莉产后抑郁的自虐行为,经常不吃不喝却在夜里枯坐门口,人瘦得只剩下骨头。很长一段时间,秦悦没法承担周词的治疗,联系了周家把周词接回去,但周词的爷爷周阳觉得周词有精神病觉得丢人不肯要他,直到周芳回国把他接走治好了。周词这些年来被周芳培养得很好,周家又想把他接回去,周词拒绝了。”陈霏告诉孟雨这些事的时几度哽咽:“我爸和他爸以前共事过,不准我们来往。”
    可现在他裁枝剪叶地说着过往,故作轻松想把那些暗无天日的时光说得不值一提。
    孟雨大滴大滴的泪滚落下来,有几滴滑落在周词耳朵上,她的声音令人心颤的抖:“你之前老是不让我在你家过夜,是不是怕我看见你会做噩梦?”
    “还会做噩梦是不是?”孟雨抱着他的脖子哭:“第一次在你家,你就算睡客房的板床也没有和我睡一块,根本就不是你的性格…我在你家过夜的那两晚,你一直都醒着对不对。”
    周词抬手抹开她的泪,微微叹气:“不哭了。”
    林佑竟敢一次又一次的揭周词的伤口,追到叁中来犯贱,孟雨真的后悔,在休息室的时候怎么没让左非常把他那张脸打烂。
    孟雨坐直了身体,抬手抹了抹眼泪决绝地宣布:“林佑,我要打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