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四千二百六十七章 一小撮援军的到来!

      无法言喻的死寂气息铺展蔓延,顷刻便是将战场的火热镀上一抹阴冷,那林铮与鸿蒙祖鳄的对轰固然是骇人心神,可是这棺椁之中的出手同样是带给众人心悸的寒意!
    湮灭塌陷的虚空之中没有分毫的声音传出,无数目光落下都是带着担忧,这小道士该不会直接被抹杀了吧?毕竟这小家伙的境界实在是太低了一些!
    可是不等谁人开口说些什么,那塌陷的虚空之中似乎是有一丝宝光一闪而过,只不过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让不少人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很快那一抹亮芒再次凝现,这一次亮芒忽明忽暗将那混乱的虚空包裹了进去,一道涡旋越来越大然后被疯狂的拉扯了下去!
    卧槽?这一幕落入诸强的眼中,饶是他们心性修炼的没有了起伏,此刻也是瞪直了眼睛!没有石碗,没有惊邪,这洪洗象就这么挥手双指并拢在虚空一道道弧线落下,所有的风暴便是被牵引到了面前收缩聚集!
    嘿!望着眼前收缩一团的漆黑宝光,洪洗象根本没有在意里面究竟蕴含了怎样的力量,伸手按在掌心便是塞进了...嘴巴里!
    卧槽?惊呼二连!这家伙是个疯子么?望着那又蹦又跳又大口喘息的洪洗象,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脑子有些不怎么够用了!这家伙究竟是强?还是弱?
    如果说这洪洗象强,偏偏境界低到不入流,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若是说他弱,他现实阻拦尸鬼又是当下这灭世一击!矛盾啊!简直是让人脑子都打结了起来,无法理解这小道士一举一动,完全无从推断!
    而终于停下来的洪洗象望着那前方再次袭来的棺椁,脸上仍旧是带着人畜无害的表情,却是挥手捏落法印,青芒炸裂之间法印轻飘飘向前浮动,不快的速度却是让那棺椁无处可藏,直至那法印落在棺椁之上!
    嗤嗤嗤!腐蚀之音传来,那坚不可摧的棺椁之上竟然是浮现神火,神火包裹很快便是将所有包裹其中焚烧了...一个干净!甚至都没有给众人看到那棺椁之中究竟有什么,神火侵蚀所有瞬间化作虚无!
    呼!清风拂面?洪洗象脸上笑容不增不减,还真是像极了那远处的林铮!你说说这好好的小道士本应该是修道之人波澜不惊仙风道骨,怎么就把那林铮的臭毛病学了一个十成十?这笑的也太林化了,让人有种揍一顿的冲动!
    嗡嗡嗡!根本不等谁人出手,前方那漆黑一片的身忙之中,一座座棺椁便是直奔洪洗象而去,铺天盖地的棺椁连成一片且暗含某种古怪的排列将空间封锁,似乎这些不祥的存在对那洪洗象也是志在必得,在这一众棺椁的后方已经有数座庞大的棺椁悄然打开了一道缝隙!
    混乱的神芒洞穿虚空将其撕扯的粉碎,可是那洪洗象仍旧是一副憨憨的表情,只是望着那前方诸多袭来的棺椁,缓缓抬起手随后继续双指并拢挥动而落,一条条奇异的神芒交错盘绕随后凝聚古符不断的向着那棺椁坠落而去!
    砰!砰砰砰!嗡!一座座棺椁被那古符击中,顷刻之间燃烧不断,前一刻凶险无比的一幕,此刻倒是成为了一副惊恐的画面!
    飞蛾扑火?雪落骄阳?望着那不断消失的棺椁,众人再将目光落到那洪洗象身上的时候都是带着几分惊悚的表情!这天道之下有什么力量可以克制那不祥么?怕是从鸿蒙至今都不曾有过...不,现在有了!那洪洗象挥落的奇异古符完全是那不祥的克星,只是手指挥动了几下,所有寒意便是消失无踪了下去!
    “好累啊!好累啊!”洪洗象忽然间咧嘴不满了起来,目光扫过四周,这一众势力强者都是长大了嘴巴,却是没有一人要来上前伸出援手的意思!恩?自己难道喊得不够大声么?
    “啊!累死了啊!”洪洗象目光落到一名老怪物的身上,然后眨了眨眼睛,前辈该出手了!
    出...出个捶捶!这特娘的自己碰上这些东西也是难以将其彻底磨灭,甚至如果不是被困在这里,他都想直接逃离此地!那无尽棺椁没有谁人知晓它存在了多久的岁月,也没有人知晓里面究竟埋葬了多少可怕的传说...可是所有人都清楚,那无尽棺椁绝对是凌驾于所有之上的存在!
    连那鸿蒙祖鳄都不过是棺椁之上的一员,自己算什么?惹不得,惹不得,不出手,不出手!于是洪洗象的眼神求助被无视了!唰!洪洗象手中动作不停很快便是盯上了另外一人,而另外一名老怪物更是干脆,直接冲向了最近的天皇朝强者,后者猝不及防之间直接被掀翻了出去,胸口都是破开一个大洞!
    恩?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出手了!那天皇朝强者一脸茫然,按照你们说的,咱们之间不该交手的好吧?而那出手的老怪物也是老脸一红,不过却是直接出手将那重创的天皇朝强者给抹杀了!
    因为洪洗象的出手,似乎他们不需要去阻拦那棺椁,这让不少老怪物都是又惊又喜之余出手更加狠辣起来!恩,总不能迎着那洪洗象的目光说他们不行吧?虽然他们真的不行...但是他们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他们去驰援了那洪洗象,眼前这些棘手古朝强者谁人来出手?
    可是下一刻风云突变,原本还游刃有余的洪洗象猛然间后退了一步,前方燃烧的棺椁碰撞在一起,后方那十余座巨大的棺椁爆发出令人难以抵抗的威压,强横的意志之路哦引来无尽负面的情绪干扰在众人心头,一瞬间那洪洗象所在几乎要被冻结了起来!
    下方皇极天轩眯起了眼睛,一旁姜长卿和风凡尘一众都要忍不住出手的刹那,皇极天轩却是指了指不远处那残余的神鳄大军,示意他们出手阻拦!
    恩?难道这些家伙对那洪洗象如此不在意?还是说...轰隆隆!破碎声陡然间传来,随后便是连成了一片的破空音啸,众人抬头望过去一道又一道身影正从那下方神躯一角向着这边直奔而来!
    一瞬间不少强者的目光都是落到了上纪元这边,这是上纪元那边有人打穿了壁垒来到了这边?可是很快惊呼声从荒狱放逐那边传了出来,或许外人不清楚,可是他们对眼前这些家伙却是完全不陌生,这些身披神火一个个身后有着各不相同神像...不,武魂的家伙,分明是荒狱放逐大皇城的弟子!
    众人还在错愕之间,以乾龙苍为首的一众大皇城修士便是冲到了洪洗象的身边,那被禁锢的虚空被无数武魂给直接撕碎了开来,似乎他们并不曾受到分毫影响,这诸多武魂咆哮之间,那后方诸多庞大的棺椁居然是被轰了一个接机后退出去!
    “来的有些晚了么?”乾龙苍站在洪洗象身边,双手拉扯之间一道赤金神纹坠落,虚空破开一道巨大的口子,随后流光向前呼啸直奔那棺椁而去!
    锵锵锵!流光凝现竟然是一柄柄长剑,只不过这没一柄长剑都是透着古怪,似乎皆是活物一般!下一刻那十几具几欲掀开的棺材板便是被密密麻麻的长剑给钉死了回去!而下一刻,无数武魂向前冲去,在所有人惊惧不解的目光之中,那诸多武魂居然是直接无视了那棺椁窜入其中!
    恩?这一幕连那被石碑镇压的尸鬼大汉都是有着片刻犹疑,可是很快他口中便是传来凄厉的嘶吼之音...诸多不曾被武魂没入其中的棺椁纷纷后退出去!
    咔嚓!咔嚓!前方那诸多棺椁纷纷炸裂,一头头武魂嘶吼咆哮随后各自落到自家主人身后戒备盯着四周!
    “时间这不是刚刚好么?”洪洗象露出一丝笑意,数千大皇城弟子居然击退了那棺椁大军?这说出去有谁人能信?可是偏偏这一幕就这么在众人眼前上演了!
    “果然能入荒狱放逐的势力,从来就没有一个是善茬!鬼晓得当年大皇城纵横纪元之时会是何等的恐怖!”仇人瞪直了眼睛,脑海之中似乎有着诸多有关大皇城的传说!
    “可有什么要说的?”皇极天轩目光落下,带着几分笑意!
    “没有想起什么,需要回去再看看,不过我记得仇家有人曾说过,天皇朝曾与一势力争斗过数十纪元...”仇人咽了咽口水,前方那乾龙苍居然变了武魂,麻的,一体双生武魂?这可比一身爽血脉更加的不可思议!
    “好了!”皇极天轩没有让仇人继续开口,这让四周不少势力强者都是瞪直了眼睛,又来?说话说一半真的好么?与天皇朝相争数十纪元?这大皇城是怎么做到的?还有这仇家弟子究竟是什么妖孽?要知道从刚才到现在,许多事情连他们这些活的足够悠久的老家伙都不清楚,这小家伙反而是知晓的一清二楚!
    吼!一声声高昂的咆哮声打破了众人的惊疑求知,天皇朝对洪洗象再次出手了,当然这一次包括了那到来的乾龙苍一群人!外人或许不知道,这大皇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的是这些棺椁不祥的克星!
    只不过还不等天皇朝大军靠近那洪洗象一群人,早就戒备的苏秋白却是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恩?望着只有苏秋白一人,前冲而来的数名天皇朝强者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和怒火,要知道这苏秋白可是毁掉了他们预谋已久的一盘大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