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肉文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希曼的心动时刻

      虽然神兽玄武的虚影镇守住了素喃城,不让全城百姓陷入“混沌”,但大体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素喃是虚祖一国之都,两千多年的历史底蕴,是祥瑞气运所在地,但类似于“月溪镇”的其它小村小镇呢,居民们有没有及时去大城市避难,那些地方也会有神兽去庇护么。
    大河奔腾滔滔,一往无前,却总有些细碎的水花会消失在半途,成为不幸的牺牲品。
    三百多年前坎特温的鬼神之乱,为人称赞的是佩鲁斯最后的忠臣神官吉格(鸡哥),拼死唤来了怖拉修一举吞没德洛斯的三十万大军,但仍然无法阻止王朝的更替迭代,成为一曲惨然壮阔的悲歌。
    可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谁又会记得那三十万人中的一员呢,是人之父母,儿女。
    墨梅尽量让自己心态冷静,越急,越躁,就越糟糕。
    她是虚祖人人尊敬的念帝,曾许下一生守护虚祖的诺言,而今可怕的灾难来临之时,她一定要找到解决办法才行,把接下来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定有办法的~!
    月曦山天空涌出的黑雾,王宫陡然传出戒严避难的命令,神秘出现的玄武虚影……躲在素喃城中的居民虽然有幸无恙,但也隐隐知晓某种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一时间素喃城流言四起,蜚语不断,不免闹得人心惶惶,并非是谁在刻意趁机作乱,而是人之常情就是如此。
    突然出现的巨龙阿斯特拉又引起些许骚乱,不过很快有人认出了这只是立场比较“友好”的黑龙,曾经巨龙纳特拉欲要献祭素喃城,点燃镇魂曲的时候,这只黑龙和对方在天空互掐过,最后还吃了对方的心脏。
    当时还发生了一件小小的小插曲,索菲在战斗后肚子饿,所吃剩的一根鸡腿骨,丢下去后被人误当做罕贵的龙骨进行抢夺。
    后来“龙骨”被卖给了一个贵族富豪,用来和昂贵药材一起泡酒,富豪经常向人赞叹不愧是巨龙之骨,可强身健体,精神百倍,常常拿来炫耀。
    夜林给她们一人分了一枚无轩树叶,再被月娜和小玉加持祝福后,贴身佩戴可清晰分辨出“混沌”与“真实”的世界。
    混沌领域中诞生的魔物可能畏惧于神兽玄武的威势,并未靠近素喃城太近,故而城内的民众无法知晓太多情况。
    只有站在城墙上的强者,才能以超凡的目力洞悉一二,然后惊的浑身冒凉气,雪景美丽的虚祖似乎要变成鬼影森森的幽冥。
    “夜林大人,月曦山方向发生了什么?天象镜观测到黑雾涌出,天空开裂,风雪磨平了山石棱角。”有人拱手询问,态度很尊敬。
    在神兽玄武虚影出现以后,绝大部分人守在城内未动,王宫又派遣了几支调查队出城,其中领队人员更是觉醒者境界。
    然后那些调查队一旦离城五百米左右,就全部原地怔住,仿佛变成了凝固的石头雕像,一动也不动。
    最可怕的是有一些调查队员部分身体开始化为石质或者木质,不见丝血,胸口心脏仍在有节奏的起伏,难以断定其是死是活。
    “是远古时代的凶兽混沌降临,外面已经被混沌的领域所影响,非传说境界无法自保,千万不要出城。”夜林顿了顿,现在清晰的消息很有必要,又说道:“神兽四灵正在对抗混沌,灾难应该不会持续太久。”
    最后一句是谎话,目的是为了安慰骚乱的民心,因为四灵的本尊本体,貌似不在虚祖。
    忽然,夜林猛一皱眉,他隐隐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的线索,以此,一定能够彻底摧毁混沌的领域。
    但话到嘴边近在迟尺,要说出来的时候,又突然间远若天涯,让他很苦恼抓了抓头发。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形成真实与虚幻的悖论。”夜林深呼吸调整心态,混沌的棘手程度,要比堕落后的维纳斯更加麻烦。
    因为从凶兽混沌出现至今,他一直都在寻找其本体,哪怕是处于某个遥远且未知的次元,他也能拜托空间支配者伽乌尼斯,进行一次跨界轰杀。
    但是无踪无迹,好像不属于时间,也不在次元。
    王宫·阁楼
    希曼小心操纵着天象镜,调整角度和倍数,最后停留在夜林蹙起眉头,肃穆郑重又很英俊的脸上,心里面泛起一些很异样的情绪。
    她跟随老师艾丽丝学习声乐,在庄园住过很久一段时间,后来也去过魔界和天界,还开过一场效果很不错演唱会。
    诸多事件的耳闻目染之下,夜林在她心里面的形象不说是全知全能,也几乎差不多了。
    无论多么麻烦的事情,只要有他在,就觉得很安心,有安全感。
    但是现在连他都严肃起了表情,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她却非常清楚,看来虚祖的麻烦,真的严重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你总是这样把危险形容的微不足道,然后和大家默默解决,世人只道你是实力强大,所以敬畏你的力量,却不知你背后扛下的黑暗。”
    希曼芳心剧烈一跳,她忽然有了一种作曲写诗的冲动,灵感在脑海中剧烈喷涌,匆匆忙忙离开天象镜,从自己的行李箱里翻出来必要的写诗工具,还有电吉他。
    ……
    “我测试出来了。”素来寡言少语的梅薇丝突然出声,精神振奋,说道:“混沌的领域能虚化我们的能力,但受我们的境界影响,做不到完全消弭,在一定范围内,我们仍然可以进行攻击。”
    “有多远?”墨梅闻言眼睛一亮,非常惊喜,她们先前被虚化的现象给惊到了,没考虑这么多细致的问题。
    “自身五米以内!十米以外会被彻底虚化。”
    极为微妙与危险的一个距离,极大限制了希娅特和墨梅她们往日一贯的战斗风格,就是摧枯拉朽的能量轰杀。
    但对于风樱来说,意外的貌似没什么区别……她赞美月亮的时候,都是人剑合一,飞仙一斩。
    随后小玉也通过神谕,得知了先前那几尊凶煞妖魔所在的方向,正欲分配工作动身狙杀,但她们突然被人叫住。
    “有什么,是我们能帮上忙的么?”阿甘左背负巨剑,气势稳重。
    一旁的西岚难得的收起吊儿郎当的神色,凶兽混沌上次出现的时间是两千多年前,他曾试图以穿越时空的能力去追溯过……差点被虚化回不来,还好被梅米特捞了一手。
    用梅米特的话说就是……时间,已经影响不到混沌的本体了。
    阿甘左身后不远,默默站立着一位抱着婴儿的暗精灵,她面容冷酷气质飒爽,但看向阿甘左的眼神很温柔。
    卢克西知道他是老好人的性格,有灾难发生他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管,所以就没说什么“考虑考虑你满月不久的儿子,别去”之类的废话。
    她之所以在十多年前会喜欢上阿甘左,也正是因为他“爱管闲事”的性格。
    “一把老骨头了,但好歹还能动一动。”白须浓密的九龙大师模样很慈祥,他本是月轮山脉的守护者,恰巧因为观看青龙大会回了素喃城,因此没被混沌领域波及。
    ……
    “感谢大家……索菲,我们出发吧,我们两个去红色丛林的方向,那里最远,阿斯特拉会快一些。”
    墨梅心情急切,她周身璀璨的念气环绕,一朵朵素莲清净,处于澎湃巅峰的状态。
    她并未隐藏自己的面容,也导致传闻中“念帝”的真容,首次现于众人眼前,为人惊艳。
    很多城中的居民对虚祖的灾难,没法形成一个直观的印象,如今念帝露出美丽的真容,自然引起新一轮的热烈谈论。
    本以为念帝会是一位类似于九龙大师的人物,没想到颇为年轻,是一位很青春貌美,身材有致的姑娘,颇让许多青年俊彦一见钟情。
    夜林沉思苦想,不知觉间目光转到墨梅身上,她俏脸看似平和温柔,但红润的嘴唇已经不知觉间紧咬出了牙痕。
    初代巫女画像所描绘的远古时代的黑暗与恐怖,记忆犹新,且惨状触目惊心。
    她曾对虚祖郑重许下过承诺,愿意以生命去捍卫虚祖的和平,承诺比金铁更为坚韧,比宝石还要永恒。
    一旁,夜林的眼睛越来越亮,刚才严肃的脸庞逐渐泛起笑容,一直萦绕在脑海中的点点灵光,终于化为一轮喷薄而出的太阳,有了完整的光芒和轮廓。
    “哈哈,不可能存在于真实世界的东西,找到了!”
    他大笑一声,抱起大功臣墨梅转了几圈,后者脑袋直接变得晕乎乎的,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素喃城的青年俊彦们,也听到了自己忽然心碎的声音。